I am one in a melon.

关于

【王乔】苦瓜柠檬

勉强可以算是王杰希大大的生贺?



窗外的爬山虎从一楼的铁艺护窗上欢快地爬上二楼的墙,墙皮在经年的雨水冲刷下,裸露出灰白不齐的颜色来。 

八月暑气正浓,热得人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来。王杰希坐在训练营的办公楼的某个房间里,看着自己对面的高高的摆放整齐的资料,额角的青筋动了动,头一次有了想打死方士谦的冲动和欲望。呵,丢下他一个人,自己到是先跑了——方士谦,很可以啊,王杰希想着不知道去哪了的方士谦露出一个鬼气森森的笑。他歪坐在椅子上,一只手翻看着那似乎没有尽头的,永远也翻不完的资料的其中一本,另一只胳膊肘支在椅子扶手上,手撑着头,脸上露出一个几乎算得上恶狠狠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他的背景极尽黑化……

时间过了不知多久,至少能让椅子上坐着的那个人腰酸背痛了。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让王杰希脖子以下的那块儿疼得厉害,他将手中的资料随手放在桌子上,推开门向楼下走去。在走到一楼门厅时王杰希忽然止步,看见大厅中悬挂的钟表时轻哼一声,呵,七点了。

在心中默默想着方士谦一百种死法的王杰希在恍惚间抬头看向门外瑰丽的与楼内截然不同的景色:天边的云霞连成一片,玫瑰花瓣一样多彩绚丽的色彩,似乎要将少年的脸也染上樱粉色玫瑰一样娇嫩的颜色。少年的眼睛很亮,总有人用珍珠形容好看的眼睛,但王杰希一直都以为那只是刻意的迎合别人而想出的形容罢了,他从未想过会有人的眼睛真的像珍珠一样的温润,却比珍珠更加要亮一些。有什么有趣的东西扯着少年唇角向上移动,使他露出一个好看又温柔的表情,仿佛听到什么更好笑的事一样,少年的唇角扬起的更厉害,眼睛微微眯起,笑得如同盛了两汪春水放在眼中,盈盈间有细碎的星光在眼睛里闪动。

王杰希的心脏仿佛不受主人的意志控制,机体支配了,他耳边如同一下子失聪一般让所有的声音都远去,远到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声。 后来无数次回想起那一次的遇见,他终于意识到原来那就是最初的心动之始。 他呆了呆,站在门厅看着少年与同伴笑闹着跑过,那少年的脸不是出其夺目的那种风情万种的类型。但是当他看着你的时候,那双眼睛却可爱的如同林间的小鹿一般,无害,温柔而又可爱。始于初见就开始的躁动围绕着王杰希,他陷入了一团有着马卡龙色的迷雾中去。 

青年人内心悸动能与什么有关呢?无非是爱情了。 青年人的爱情无非就是你看见了他,你看见他跑进了你的心里,在你的两个心室两个心房里滴滴答答的敲着鼓,用厄洛斯赠与的树枝点燃了一小捧火,他把那树枝留在了你的心尖上,从此你内心的火苗就在猛然窜起之后越烧越烈,最终连成燎原之势。 

有些滋味,但凡尝过一次,便终生不会忘记。那种味道是会上瘾的。当尝过心里由爱情酿出来的美酒,其他凡间的酒就再也不能解渴了,那干灼感就在喉咙里烧者,只有源源不断的补充才能解渴。

乔一帆就是王杰希的酒。饮鸩止渴的结果是一步一步的被拖下深渊。 可是谁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深渊呢?天堂也有可能。

于王杰希而言,乔一帆就是天使。有天使的地方难道不是天堂吗? 乔一帆的人设,或许男主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王杰希的世界里,他就是王杰新的男主角。这奇妙的世界这比奇妙的化学反应和奇妙的爱情。

接下来就是很久很久以后的故事了,久到他们的生活和荣耀关系不大,久到他们的生活只和自己有关……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口直射而下,在阳台的木地板上照亮成一地晃动的光。乔一帆抱着长耳朵兔子形状的抱枕,盘腿坐在地上,说的是坐在地上并不能完整地概括他此时的状态,因为他其实是背靠着王杰希的。王杰希半揽着乔一帆,眼睛眯着,在阳台上两人坐着晒太阳。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但空气中浮动着一种宁静的淡然,让人情不自禁想起当年胡兰成写给张爱玲的岁月静好。也许这两个人的故事并不适合在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故事里提起,但由胡兰成创造出的这个词,确实可以完美地概括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 

他们之间的气氛很怪,因为他们两个只要在一起呆着,怎么都很融洽,没有人说话不会沉闷,有人说话也不会显得突兀。只要在一起的人是他们两个,环境就怎样都好。 

午后真是悠闲极了。 

乔一帆忽然偷偷扔开抱枕,弯腰伸长胳膊拿起放的远远的手机,偷瞄一眼王杰希,在确认男朋友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姿态之后略微转身,愉快的解锁,开始玩手机,不一会就离笑得前仰后合的状态很相近了。为了不吵到王杰希,乔一帆把头埋进炒耳的兔子里,身子弯成虾米状,嗤嗤地笑的像一个漏气的轮胎,时不时抬头再看一眼手机,然后埋头在笑一会儿。

王杰希听到声响之后睁开眼睛露出一条缝,趁着乔一帆埋头笑着的时候微微低头,直接从乔一帆手里捞过了手机,然后稍稍后靠,靠着墙向后拉了一把乔一帆,让他直接躺在自己的怀里,“啧,这么开心?”,瞄了一眼手机屏幕,王杰希问乔一帆, “杰希,吵醒你啦?”乔一帆回头看王杰希,脸因为刚刚笑得太用力而有些发红,眼睛还保持着笑的状态。“这个真的很有意思”王杰希把头放在乔一帆头顶上,懒洋洋的瞄了一眼乔一帆递过来的手机,根本没有细看就伸长胳膊把手机放在一边儿去了,“根本没睡着,就想晒太阳。” 

乔一帆感受着背后某人类似撒娇的举动,有时真的觉得他男朋友像一只猫,尤其是某种被称为十橘九胖的橘猫。十橘九胖,如果王杰希真的是只橘猫的话,那他也一定是那只唯一瘦的,而且必须是那种一身肌肉的又瘦又帅的橘猫。想到这儿,乔一帆轻轻的笑了,像个恶作剧成功且亲眼见证的孩子,笑的很是满足,有一点小得意。 王杰希见状,无奈,他已经发现很久了,乔一帆在他面前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有时候乖巧得像天使,有时候又完美地继承了叶修他们一群人的黑心肠。可惜在联盟第五心脏的王杰希面前没有完全被污染的乔一帆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够看。

但是杰希大大愿意纵容小孩的这点任性,毕竟这样的小孩子也很可爱,不是吗? 王杰希掰过小孩子的头,在他家小孩的脸上亲吻了两下,嘴唇贴到小孩的耳边,让脸贴着小孩儿的脸轻轻摩挲着,“在想什么?嗯?”
乔一帆强忍着笑,和王杰希说完自己的脑洞,中途几乎直接要笑出了,而王杰希在那听着,不时看小孩笑的话都说不连续,不禁直接拿手固定住小孩的头,深吻了上去。开玩笑,橘猫什么的,小孩子觉得像就好了。反正他可是觉得自己和橘猫一点关系也没有,反而自家的小孩子却像一只黑心的小白兔。 


乔一帆超级喜欢吃甜食,喜欢吃到什么地步呢?喜欢到如果可以,他一定把甜食当饭吃。“如果”是一个很微妙的词,这个词寄托了说话人的美好愿望,通常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愿望。因为某些客观原因……比如甜食吃多了牙疼,再比如……某些主观原因……比如…… 

王杰希他——不允许。王杰希当然不会允许小孩吃太多甜食了,他又不是疯了,这种一听就很十分糟糕的坏习惯,怎么能够放任自流?小孩胃疼,牙疼的时候他找谁?什么?吃也没关系,你就让他吃吗?谁说的?来,王大眼is watching you 死亡射线啊! 

“杰希~想吃芒果班戟。”当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并没有什么被萌化了的心理活动,他此时简直头疼的要死,天知道他有多痛苦! 多少次苦口婆心地和乔一帆说道理,每次都眨巴眼睛说他知道了。然而下一次继续死心不改的撒娇着求王杰希满足他的“小”要求 。

“一帆,是谁答应我以后一天只吃一种甜食的?”王杰希微蹙着眉,看着面前看起来可怜巴巴的乔一帆。在某些方面乔一帆是只天使,但在其他方面乔一帆简直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小恶魔,而且还是王杰希宠出来的。 

看着王杰希严肃的表情,乔一帆几乎一瞬间就变得蔫儿了,他知道今天王杰希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吃到芒果班戟了。他低着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却忽略了王杰希歪头看了他一会儿,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伸手从柜子的某个角落中拿下半包糖来,从里面掏出一颗乔一帆最喜欢的味道的糖,“啊——张嘴,”王杰希看着乔一帆,满脸都是无可奈何的表情,“这下尝到你想吃的糖,可以了吗?”嘴里瞬间有甜味扩散开来,含着嘴里的糖,表情由楞神变得眉开眼笑,“杰希你最好了!”





唉,果然是只傻兔子,乔一帆你还是太年轻,王杰希忽然嘴角勾起,一肚子的坏水都快要冒出来了,他骤然露出真正的恶作剧成功的笑,“一帆啊,以后还想吃糖吗?” 

猛然间嘴里的糖果由甜美变得酸苦,乔一帆的脸都皱成了一团,眼泪汪汪的抬头用控诉的眼神看着王杰希,后者装作苦恼的样子,“呐,柠檬苦瓜味的糖,我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

评论
热度(39)

© 白话不会说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