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话

【王乔】不会

“我有一个梦想。”
乔一帆看着对面的女生,他带着一点羞涩,微笑着说。
看着桌子对面那个年轻的姑娘在露出呆滞的表情之后又隐蔽的翻了一个白眼,他又想笑了,但是总觉得这样对一个女孩子不是很尊重,于是他便没有笑了。
对面的姑娘很年轻,至少是看起来很年轻,也很漂亮,是那种长相精致而给人感觉有一种很明艳的美的那种女人。如果,如果她不是自己的相亲对象,如果自己再年轻一些,如果自己没有遇见那个人,他一定会为这个姑娘买一束玫瑰花,然后告诉她她是一个漂亮姑娘。
乔一帆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他和他母亲的对话了。
“一帆,你明天有时间吗?妈妈和你说个事情。”他母亲给他打来了电话。
想着好久不见的母亲,他欣然接受了“妈,我没事啊,明天?有的,妈你有事儿吗?”
“一帆啊,妈妈朋友的表妹有个女儿,小姑娘不错,又长得漂亮……一帆啊,你……你能不能……去见一见那个姑娘啊?”
手机那边的声音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几分急促,乔一帆已经能想象到她母亲的神情,他恍惚了片刻,他母亲那越来越急促的声音似乎已经远去……越来越远……
所有人都知道,乔一帆离婚了。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前夫,叫王杰希,微草的前前队长,魔术师。
是的,前夫,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今天,这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妈妈就你一个儿子,一帆啊,你就不能——”
那个声音又回来了,他母亲的声音。
相亲啊……
乔一帆的表情带上了几分默然,随她吧,随她去吧,她想让他怎样就怎样吧。毕竟当年决定结婚的时候,因为他的决绝,伤害的最深的,不就是他那完全无辜的可怜的母亲吗?所以,就算是补偿,就算是弥补,随她吧……
后来他妥协了,他和他曾经的爱人分开了,他回到了家。
毕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毕竟,除了他所有人都可以。
“妈,我会去的,”乔一帆微笑着,“妈,你不要担心,我会去的。”对面的声音一下子哑火似的停了,过后,乔一帆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随后,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终是无言。
“那你好好休息,先挂了吧。”乔一帆听见她说。不是所有的过往都可以忘记,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不再介怀,不是所有的过错都值得原谅,他曾经为了爱情,伤害了最爱自己的母亲,不可质疑,无法否认,却又连弥补的机会都不被给予。

与他的相亲对象相见的次日,他去剪了头发,又提前搭配好衣服,提前定好闹钟,又提前预约好参观,最后犹豫了片刻,又打电话给花店,预定了一束郁金香,行云流水的做着这一切,乔一帆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他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他已经不是第八赛季的微草的饮水机选手,也不是第十赛季时那个羞涩的少年,他也长大到了独当一面的程度。
是谁让他长大?是他自己。
是谁带他长大?最先开始是王杰希,后来是叶修,然后王杰希再次全部接手,后来是他自己。
一夜无梦,有什么可梦的?
早晨醒来的时候,不是闹钟叫醒了乔一帆,而是透过窗帘的光,是他对已经远去的爱人的怀念。
他看着镜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王杰希和他分开的原因既有七年之痒,又有生活习惯的原因,但是分开了几年之后,他忽然发现,他所有的习惯,都越来越像王杰希了。
像他的饮食习惯,像他的考虑周全,像他的顾全大局。都像极了他。 “听说你结过婚?”和他相亲的那个漂亮姑娘歪着头看着他,突然发问。
乔一帆楞楞的看着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两个人互相了解的时候问这种问题,他没有准备过回答这种问题的。
他有些羞涩的回答,“是的,我曾经有一段婚姻。”
“男哒?”
“是的”
“你不是同性恋骗婚吧?”
乔一帆的脸因为这个问题几乎要抽住了。他不说话。
“你以前是打游戏的,你以前的男朋友也是吗?”
乔一帆木着一张脸,“小姐您的问题有些过了吧?”
那个姑娘问他,“你曾经的爱人是什么样的啊?”
乔一帆想了想,王杰希是什么样的人? 他啊,大概就是
“他温柔又强大,勇敢而又不可预料,他是最好的魔术师,也是最好的爱人。”
他于他而言,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他是很好很好的人,有人说过他的眼里有星星,他的眼里怎么会有星星呢?他本身就是一颗星。”
“我曾经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追随他,为了让他看见我,只是我太渺小,而他当时身边已经有了足够优秀的别人。”他连一点嫉妒都生不出来,那是他的好朋友啊。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哪怕再艰难。后来我应该是成功了吧?我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我得了第一个冠军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喜欢他。”
“我告诉他,我喜欢他,我觉得我有资格告诉他我喜欢他了,我和他说谢谢。我在QQ上和他说的,没等到答复,我就下线了。”说到这里,他微微叹气,“当时太胆小了,就算我已经鼓起勇气告诉他,但我仍然没有勇气去等一个答案。哪怕那个答案真的很短。”
“我当时告诉他之后我很害怕,我怕很多,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简直连虚拟也怕。”
“他居然答应了,他QQ联系不上我,直接买飞机票从B市到H市来找我,当我早上起来站到窗口的时候看见楼底下的他的时候,我多么害怕。”
“我当时根本不敢想他喜欢我,我太害怕了。”他声音变得很轻,“我还以为他被恶心到要来揍我。”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很羞涩。他的相亲对象就坐在他对面,歪着头很好奇的看着他。
“结果他没有揍我一顿,反而,他答应了,我们在一起 了。”
“在一起之后,如果真的要形容我的样子的话,就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仍然在害怕,害怕他丢下我,害怕我不被需要。”
“后来我们结婚了,他问我你怕什么呀一帆,他说我们结婚了,你还怕吗?”
“我对不起我的母亲,我背叛了我的家庭,但是我在那之后竟然感觉我得到了我的世界。”
“我说我不怕了,因为我已经拥有了我的全世界。我不怕了,”
他对面的姑娘笑了一笑,她想:乔一帆,兴欣的小天使呀,你知道不知道,你说起他的时候,你的嘴角你的脸上你的眼里,都是温柔呀?
“可是我们还是分开了,”
“我们最后还是分开了。”
他重复一遍,眼里有一些委屈。
“为什么分开了呢?”他听到对面的女孩子问他,你是如此的爱他,为什么要分开呢?
“是他不爱你了吗?”那个漂亮姑娘好奇的看着他。
不是的,不是我们不在相爱,而是我们相爱就像彼此折磨,我们拼尽全力小心翼翼的维持我们的爱情,如同两个人共同捧着一抔黄沙,沙子慢慢一点一点的漏掉,在爱情里我们两个太不够自我,也太自我了。我们小心的为着对方,为对方考虑,却不为自己考虑,以为只要对方好就可以,忽略了自己在这段感情里的感受,遗忘了我们一直都不舒服的事实,爱情仍然在,爱情一直都在,只是我们不会爱。
他看着姑娘,小声的说,“因为我们不会爱。”
“如果时间回溯,你学会爱了吗?”那个姑娘问他。
乔一帆很是郑重的告诉她,“我会了,只是我的爱人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等我了。”
因为整段感情里,最爱的其实是他王杰希,最累的也其实是他王杰希。

评论(5)

热度(59)